意见反馈 法律声明 首页 | 玄幻 | 武侠 | 科幻 | 军事 | 恐怖 | 竞技 | 游戏 | 姓名人物 | 妖魔鬼怪神 | 小百科 | 常用语 | 人物描写 | 非人物描写 | 打斗技巧
首页 分类 小说素材网
搜索
详情内容
各种职业 工人
我一看,发命令的正是队长。他头戴安全帽,脚穿长统胶靴,身上斜背着一只长长的手电筒,两手插腰,英姿勃勃地站在那里。仿佛他当站在前沿阵地上,发出向敌人进攻的命令,那样坚决果敢。

  坐在驾驶台上,手扶着方向盘,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他生得的强壮魁伟,宽肩阔背,车杠一般的胳膊方脸盘,粗脖颈,他的皮肤颜色又黑又亮,后脖颈像钢炮筒似的闪着蓝铮铮的光辉;他有一双总是在探究的大眼睛,聪明,执拗而沉着,他的一举一动,都表现出一副朝气勃勃,沉稳有力的摸样.

  手握主令控制器的,是一个像龙门吊一样壮实的黑姑娘.她,短发,强悍,胳膊粗壮,手掌结满茧子,大眼睛炯炯发光.

  这个青年人一听检验工三个字,不由得上下仔细打量了一下叶英。叶英什么都美,那一对明澈的大眼睛,黑黑的那么深沉,显得这个女孩子的思想也是深沉得很。只是鼻于略微的塌了那么一点,略微的一点点。嘴唇薄薄的,一定是个不肯饶人的姑娘。叶英结那个青牛人的最初印象就是这样。

  她戴着雪白的帽子,胸前挂着雪白的围兜,巡回在织布机旁,隆隆的机声是热情的赞歌。

  他全身披挂,头戴藤盔,足蹬胶靴,腰束棕绳,手提花瓣灯管,瞧那副神气,不像去做工,倒像去打仗。

  这位钻井队长,一双有神的眼睛充满着血丝,高高的颧骨更突出,可是他却显得那样威武高大地站在钻台前,阳光照射在他满是泥浆的身上,真是钢铸铁浇的一样。

  我的舅舅离休也只是山沟仓库的七品官,可他从没有丝毫的埋怨和悔过。

  这时候,一个高个子青年人匆匆忙忙朝出钢口跑去。他头上戴着鸭舌帽子,鸭舌前吊着一副蓝色眼镜,满脸通红,流着汗水,身上穿着脏污的帆布短衣和裤子,足穿着帆布袜子和拖鞋,手上笼着帆布手套。

  站在我身后的,正是绰号"矿工第一头虎"的掘进队长高大虎。九年前离开高中校门的学生,练就一身井下本领,身板壮得象钢铸铁浇的一样。眼前,他穿着一身蓝帆布的新工作服,隆起的肌肉,从衣服里突了出来,他笑眯眯地望着我,浓密眉毛下的一双大眼眼里,跳跃着兴奋而喜悦的火花。三月的春阳,把一缕朝霞抹在他紫红的脸膛上,他的脸晕红得就象一穗晚秋时节熟了的红高粱。

  老织布工人包里斯·莫罗左夫是一个矮小衰弱的老人,那张象蜡一样白的小脸舒适的掩藏在带点绿色的白胡子里;他穿一件白衣服,干干净净,象死尸一样;他站起来,扶着大儿子(一个六十岁光景的男子)的肩头,摇着只有骨头没有肉的手,哇哇地叫……

  透过门缝,他看见十几个青年矿工,围坐在大茶炉旁,津津有味地听孟凡江朗诵着。他们有的端着茶碗,有的裸露着汗渍渍沾满矿尘的胸膛,有的脸上还残留着从井下带来的倦意。可是,他们都象发现一块稀有金属一样,盯着孟凡江手中的信红格纸。孟凡江一只脚蹬着一条长凳,上身露出他那发达的胸肌,象这青龙山区铁矿的一块三角矿石藏在他的皮肉里那般结实。他是从大兴安岭地区抽到这个偏僻矿山的北京知识青年,能拉会唱,幽默滑稽。有号称"无线电"的嗓门。他的朗读把小伙子们深深地吸引住了……

  小伙子二十一岁,中等个子,长脸尖下颏,一头蓬乱的头发被一顶油污的灰布帽子扣着,两眼圆瞪,鼻尖有汗,嘴巴紧闭,嘴角有块油污。他是县运输公司一个精明强干的学徒。

  今天,芙蓉河渡口静得出奇。她编完又粗又短的辫子,身子探出船身,打量着水影里那张喜眉笑目的脸:一圈自然鬈发,毛茸茸地围在鸭蛋脸的周围。可能是船姑正在对着自己微笑吧,杏子眼晶黑闪光。眼睛上的一双黑密细长的眉毛,显得有点弯曲。连平日自己很少注意的酒窝,在水影里都看得那么鲜明清晰。

  王叔叔是轧钢厂工人,生得五大三粗,性格豪爽,他说话习惯于像在机床轰鸣的车间那样大声嚷嚷,很远都听得见他的声音。
转载需知:本页内容为编辑员手工整理,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谢谢配合。
原创链接:http://xiaoshuosucai.wenxuesucai.com/webDet/62206109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