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法律声明 首页 | 玄幻 | 武侠 | 科幻 | 军事 | 恐怖 | 竞技 | 游戏 | 姓名人物 | 妖魔鬼怪神 | 小百科 | 常用语 | 人物描写 | 非人物描写 | 打斗技巧
首页 分类 小说素材网
搜索
详情内容
外貌描写 头发
陆子潇这人刻意修饰,头发又油又光,深为帽子埋没,与之不共戴天,深冬也光着顶。

  他的头发正如木匠刨花一般的卷曲,连颜色都像松木。

  他是修长而优美的少年,棕色的软发在月光下贴服的披在一只眼睛上,苍白的长手指托着他还没有服兵役的童稚的脸。

  她穿着青底小白格子的衣服,头发梳得很伏贴,但还是有一点毛毛的;因为天气热,用一根带子在后面松松地一扎.

  言丹朱大约是刚洗了头发,还没干,正中挑了一条路子,电烫的发梢不很鬈了,直直地披了下来,像美国漫画里的红印度小孩。滚圆的脸,晒成了赤金色。眉眼浓秀,个子不高,可是很丰满。

  她梳辫子头,脑后的头发一小股一小股恨恨地扭在一起,扭绞得它完全看不见了为止,方才觉得清爽相了。

  他的头发,又黑又亮,有点天然的卷曲;他的眼睛也是又黑又明亮,看人宁静中带有一丝隐藏着的女性的羞涩。

  头顶上盘着大辫子,顶得学生制帽的顶上高高耸起,形成一座富士山。也有解散辫子,盘得平的,除下帽子,油光可鉴,宛如小姑娘的发髻一般,还要将脖子扭几扭。实在标致极了。

  主教站在上面,粉红色的头皮,一头雪白的短头发楂子,很像蘸了糖的杨梅。窗子里反映进来的紫色,却给他加上了一匝青莲色的顶上圆光。

  哆玲妲是带有犹太血液的英国人,一头鬈曲的米色头发,浓得不可收拾,高高地堆在头上;生着一个厚重的鼻子,小肥下巴向后缩着。微微凸出的浅蓝色大眼睛,只有笑起来的时候,眯紧了,有些妖娆。

  他可能有五十岁,头发很旺,很黑,蜷曲着。

  她穿了件学生蓝制服。这衣服剪裁得特别合身。头发黑亮而柔软,用橡皮筋在脑后扎成两个弯弯的毛刷刷。此刻,这两个毛刷刷安静地垂着,末梢儿往里曲着,像小猫那两只永远握不紧的拳头。她安详而羞涩地坐在炕沿上,手里掐弄着她的淡黄色的小手帕,脸像被染过了一样,脸上

  张教官的脸,生得很滑稽,好像鼻给人打过一拳似的整个坍进去的。加上他剃了一个四方八平的平头,很像一个倒过来摆着的葫芦。

  他的头发,一半以上都是白的,密密麻麻的夹在黑发里,像一件用黑白两线织起来的帽子。

  我从没见过这么浓密的头发,好似马的鬃毛一样,一根根倔强地挺立着。

  张教官的脸,生得很滑稽,好像鼻给人打过一拳似的整个坍进去的。加上他剃了一个四方八平的平头,很像一个倒过来摆着的葫芦。

  他的头发,一半以上都是白的,密密麻麻的夹在黑发里,像一件用黑白两线织起来的帽子。

  我从没见过这么浓密的头发,好似马的鬃毛一样,一根根倔强地挺立着。

  爸爸有一头南美洲原始森林似的头发,上面树木郁郁葱葱,异常健壮,茂密得很。那发比芝麻更黑、更亮,比丝更柔顺、光滑、很精神。

  她那紫衣,正衬她嫩白的脸。颊上很深的两个笑涡儿。浓黑的头发,很随便的挽一个家常髻。

  她的头发黄得没有劲道,大约要借点太阳光方才是纯正的,圣母像里的金黄。

  他所看见的是一个有几分姿色的平凡的少女,头发是黄的,可是深一层,浅一层,近头皮的一部分是油腻的栗色

  双膝并拢,坐姿端庄,表情矜持,白衬衣的小方领子翻在腰身肥大的深蓝色春装外面,一对粗黑的短辫编得老紧老紧,用橡皮筋坚固地扎着,辫梢整齐得像是铡刀铡出来的一样,有棱有角地杵在耳垂后面。

  他中等身材,一头浅栗色的,或者说,有点浅红的头发,抹了很多发油,而且精心梳理过。

  他那颗瘦巴巴的小脑袋,像被霜打蔫了的茄子,垂得低低的。

  他圆脑袋,尖嘴巴,再加上谢了顶,看去活像个倒挂葫芦。

  他脑袋圆圆的,像个酒坛子。

  小丫头脑后那两绺随便扎起的头发,像公鸡尾巴一样,走起路来,一跳一跳的。

  他那半寸长的短发像秋天的芦草一样又干又硬,没有一点儿油性。

  那女孩的脑后拖着一根猪尾巴似的小辫。

  那人的头发修理得很整齐,油光发亮,镜子似的,真是苍蝇飞上去也要滑下来的。

  滚圆的脑袋摇得像只拨郎鼓

  光光的脑袋像一块风干的地瓜

  这个脑袋长得很好。既不是四方四楞,像一个老式的装茶叶的锡罐;也不是圆乎乎的像一个冬瓜,而是一个上额宽广,下额微狭,有一点像倒放着的鸭梨。

  小男孩头上长着厚厚的黝黑的短发。

  乌黑的头发茬子直直地竖立着。

  她把她的鬈发摇下来,遮起她那羞红的脸,我从来不曾见过那样的鬈发棗我怎能见过呢,因为从来没有那样的鬈发呀!至于鬈发顶上的草帽和蓝结子,假如我能把它悬在布京汉街我的卧室中,它将成为怎样一件无价之宝呵!

  祖宗们给他留下一个山东大汉的身板,宽鼻阔嘴,还有一头象猪鬃一样粗硬的黑头发。他也想个时兴的分头或背头,无奈,头发太硬,怎么也弄不倒,只好留个寸头,任它们象鞋刷子毛一样立着。刘大山的性格和他的头发差不多,也是怎么按也按不倒。

  事实上,这是黛妮丝唯一的美点。她那一头带点灰色的金发,一直可以垂到脚踝子;她每次梳头都是一件麻烦事,她只得卷起来结成一个绺,压在骨头梳子的坚硬齿子下面。这头发在一种野性的优美中盘得古离古怪的,使克拉哈非常不开心,她假装着在笑。

  白领子朝下翻,露出她的脖子。一条中缝顺着脑壳的弧线,轻轻下去,分开头发;头发黑乌乌的,光溜溜的,两半边都象一块整东西一样,几乎盖住了耳朵尖,盘到后头,挽成一个大髻,又象波浪一样起伏,朝鬓角推了出去。这在乡下医生,还是有生以来头一回看见。她的脸蛋是玫瑰红颜色。她象男子一样,在上身衣服两颗钮扣中间,挂了一只玳瑁眼镜。

  这时德拉的美丽的头发披散在身上,像一股褐色的小瀑布一样,波浪起伏,金光闪闪。头发一直垂到膝盖下,仿佛给她披上一件衣服。她又神经质地很快地把头发梳起来。她踌躇一会儿,静静地站在那里,有一两滴泪水溅落在破旧的红地毯。

  那头发就像夏天要下暴雨之前的黑云,直压我心头。

  没走多久,头上就冒出白气来,头发一缕一缕地贴在前额上。淑善摘下皮帽攥在手里,湿漉漉的,头上像开了锅。

  果不其然,她穿着打扮很入时,玫瑰红的连衣裙,上面罩一件乳白色的薄绒衫。一头黑亮亮的长发没有梳成辫子,而是高高地束起来,头顶上用大红的缎带打成一个亮闪闪的蝴蝶结。

  他把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似的。

  小东从水里钻出来,像个小鸭子一样抖着头上的水。

  她大大方方地摇摇头,把一对乌黑的长辫子甩得飘摇起来。

  梅梅的脑袋像货郎的小手鼓那么一摇晃说:“不行,我不赞成哥哥的主张。”

  他的脑袋一点一点地打着瞌睡。

  那小伙计的头像捣蒜一样,一个劲地点着。

  他思量再三,最后像鸡啄米似地把头生硬地点了几点。

  画中的妈妈,头发卷着,像个核桃仁。

  他脑袋上的头发密密匝匝,像一顶厚实的帽子。他要费很大的劲才能把弯曲的手指插进头发里去。

  他的头发黑而硬,一根根竖在头上,活像刺猬。

  小强黑乎乎的头发,像黑棕刷子一样,齐刷刷地朝前冲去。

  铁灰色的头发笔直竖立,又一绺绺乱蓬蓬地倒垂下来,使这小老头像只风头母鸡。

  他的头发老长,多日未洗,像破毡片一样贴在头上。

  头发像粗硬的马鬃似的,长长的乱七八糟地披在脖子上。

  小花想了想,眉头一皱,两根短辫摇得像拨浪鼓。

  小强强3岁,剃个光葫芦头,天灵盖上留着个木梳背儿。

  安德烈偷偷地斜眼看了她那束着光泽的黑色发结的骄傲的头。她的头发很浓密,而且好像马的鬃毛一样的粗硬,却带着小孩子一样的骚乱的柔美,卷曲的绕着她的小小的耳朵。

  他还是留着小平头,硬硬的头发总是支棱着,像支刷子。

  又粗又硬的短发像一丛钢针,覆盖着他低低的额头。

  他留了个寸头,硬硬的头发像鞋刷子毛一样立着。

  他留着寸头,半寸齐茬茬的黑发像一层黑丝绒垫。

  猪鬃似的粗硬黑发在头顶上根根坚立着。

  他头发又密又黑,好似戴着黑毡帽。

  他体格粗壮,声音宽厚,一头马鬃般的黑头发。

  他肤色黝黑,一头髦发黄得像亚麻似的。

  他留着一头新疆细毛羊似的头发。

  她那一头头发鬈得就像羊毛。
转载需知:本页内容为编辑员手工整理,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谢谢配合。
原创链接:http://xiaoshuosucai.wenxuesucai.com/webDet/62204872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