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法律声明 首页 | 玄幻 | 武侠 | 科幻 | 军事 | 恐怖 | 竞技 | 游戏 | 姓名人物 | 妖魔鬼怪神 | 小百科 | 常用语 | 人物描写 | 非人物描写 | 打斗技巧
首页 分类 小说素材网
搜索
详情内容
历届奥运会最后一棒火炬手(二)

看到自己的名字被拿来命名这样一种现象,克拉克一开始也很不理解。他把自己在重大比赛中失利的原因归咎于“没有私人教练”,虽然参加了俱乐部,但受到的正规训练还是比较少,所以一到大赛就发挥不好。

随着年岁的增长,他慢慢意识到,不是教练的问题。“光看表面现象是片面的。在奥运会上,我每次都遇到比较强劲的对手,尽管没有拿到冠军,但我尽自己最大能力了。就算没有战胜他们,也要战胜自己。人首先要做到不断超越自我。”他对《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说。

1968年墨西哥奥运会的10000米田径比赛中,他承受不了当地高海拔所带来的酷热天气和空气污染问题,因缺氧几乎失去意识,最后仅得到第六名的成绩。这次比赛中他的心脏受到了巨大的损伤,直到今天还得每天服药进行治疗。“在这次比赛中,我觉得我自从16岁以后就没跑这么慢过。但坚持下去,对自己而言就是胜利。”

尽管对始终没拿过奥运会冠军这一现实有些遗憾,他最终也得到一枚“奥运金牌”。克拉克最崇拜的一名运动员,也是他的劲敌emil zatopek,一次在布拉格机场往他口袋里塞了一枚金牌,“我认为你应当得到它,好好努力吧”。

“比起市长,我更喜欢当一名运动员”

退役之后,克拉克与妻子在英国度过13年的时光,他们创立了属于自己的乡村健身俱乐部,这是全欧洲同类俱乐部中规模最大、经营最成功的俱乐部。之后回到澳大利亚昆士兰州黄金海岸市经营一处旅游度假圣地,并于2001年在墨尔本创立cepa trust慈善基金,克拉克任主席,这是全球最活跃的慈善组织之一。

作为一名成功商人,他开始往政界发展,2004年3月25日当选澳大利亚昆士兰州黄金海岸市市长。此时的他,拥有多种身份,从运动员、作家、成功商人,到慈善家、市长。

市长当了4年,他还是认为“做运动员比做市长和商人要有意思得多。当你专注于跑步的时候,能够得到无穷乐趣,我还是更喜欢当一名运动员。”今年71岁的克拉克,仍然保留了早年当运动员养成的习惯,坚持天天跑步锻炼,工作日每天2个小时,周末要跑3个小时。“跑步是我前进的动力,它早已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并影响了我的一生。”

“我这个人不会绕弯子,性格直来直去的。我准备任期满后就退休,专注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多做环保、慈善工作,致力于社区公益活动。”克拉克对《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说。 ★

第三乐章和解:20世纪的最终版故事

20世纪人类最经典的故事,除了战争与和平,就是殖民地的解放、自由与和解的痕迹必定刻烙在火炬传递的进程中,特别是刻烙在最后一棒火炬手的故事中

1968年墨西哥城奥运会

巴西里欧与“新大陆”

奥运会开幕的日子是组委会精心挑选的:哥伦布率领的三艘帆船在476年前(1492年)的这一天,抵达中美洲巴勒比海域的圣萨尔瓦多岛

★ 文/万佳欢

“那真是个神奇的上午”

1968年10月12日11点,5000多名来自世界各地的运动员,在八万多观众的欢呼声中,缓缓走进墨西哥城大学城综合体育场。

奥运会开幕的日子是组委会精心挑选的:哥伦布率领的三艘帆船在476年前(1492年)的这一天,抵达中美洲巴勒比海域的圣萨尔瓦多岛。

为了纪念这段历史,墨西哥人安排奥运圣火沿着哥伦布当年的足迹进行传递。圣火从雅典的奥林匹亚出发,经由哥伦布的出生地意大利热那亚和支持他进行航海活动的西班牙,最后乘坐“索菲亚公主号”,沿着他当年发现美洲大陆的航线穿越大西洋。离开西班牙前的最后一棒传递路程,更是由哥伦布的一位直系后代跑完。

圣火到达墨西哥韦拉克鲁斯港口,进行了特别的游泳传递。17名游泳好手高举圣火,每人游50米,把火炬传到岸边。其他816名火炬手已经在陆地上等待着。

奥运圣火最终被送到开幕式会场。

一个身穿白色无袖运动衫、头上扎着发带的女运动员,接过最后一棒火炬。这名叫做恩里克塔·巴西里欧的女运动员,优雅地高举火炬,大步流星地绕场一圈,最后登上长长的、高达九十级的石阶。

“我当时一步一步地向上走,直到顶端的圣火塔前,点燃了火焰。然后我向运动场四面的观众致意……”2004年,巴西里欧回忆起36年前点燃圣火的那一幕,仿佛又看到了圣火点燃,4万个彩色气球飘向天空,1万只白鸽迎风飞翔,乐曲在会场中响彻云霄,欢呼声惊天动地的场面。

大约是被这种狂热的场面所震惊,有几支鸽子落在绛红色的跑道上没有起飞,呆呆地看着奥运大军和观众。这几只鸽子被人抱回家,当作1968年奥运会珍贵的纪念品。

“那真是个神奇的上午,”巴西里欧这样描述。

“就像你看见的,我刻苦训练, 并取得了成功。”

恩里克塔·巴西里欧曾经获得墨西哥女子80米跨栏的冠军,被认为是那个时代最好的女性运动员之一。她的相册里有三张珍贵的照片,除了自己在大学城体育场里手持火炬的光辉瞬间,还包括童年时期、青少年时期在家乡参加一系列比赛的留影。“就像你看见的,我刻苦训练,并取得了成功。”提起自己的运动员经历,巴西里欧总是愉快而充满骄傲。

当然,作为奥运史上点燃主火炬的第一位女性,其当选绝不仅仅因为她是一名20岁的优秀田径选手。

1948年1月,巴西里欧出生在下加利福尼亚。这里位于墨西哥的最北端,毗邻美国。此外,她的祖先就是一名来自西班牙的航海家。这两个小细节与墨西哥复杂的文化背景相契合。

选择巴西里欧点燃奥运圣火,还有更深层次的内涵。那个年代的墨西哥社会仍然非常歧视女性,女子运动员大都遭到孤立,甚至没有太多的新闻媒体给予关注。在这样的背景下,由一名女运动员来点燃圣火是极不寻常的。

这个“不寻常”中还包括了历史的必然。1968年,整个世界范围内吹起一股“追求自由”和“个性解放”的风潮。一场新的女权解放运动也终于在20世纪60年代中后期爆发,跟学生运动一起向旧的制度发起冲击。

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航天学院教授朱丽叶·古斯曼博士说,“在这种大的社会背景下,不同的人在进行不同的革命行为,我们也就不会为一个女性运动员去点燃奥运圣火而感到奇怪万分了。”

1979年,巴西里欧当选为墨西哥奥委会委员。1982年,巴西里欧号召墨西哥人民在奥林匹克事业中有所作为。

2005年,巴西里欧被墨西哥社会和人民组织任命为国家防止结核病计划的大使,并利用她的影响力,使众多体育界人士都参与到这个计划中来。如今,她依然活跃在墨西哥政治界和体育界。

“我们永远为体育竞技精神点燃着我们心中的圣火”

圣火的点燃不仅为“新大陆”带来奥林匹克精神,还带来了一些纷争。

墨西哥人口众多,经济负担沉重,而为了申办和筹备1968年奥运会和两年之后的世界杯足球赛,政府投入巨资,引发国民的不满。在奥运会开幕的10天前,发生了群众与政府、军队的流血冲突事件,267人在冲突中丧命。

此外,西方评论家在赛前多次怀疑一些东欧女性冠军的性别,认为她们有可能是男子选手。再加上南非的种族问题险些使非洲国家共同抵制奥运会等危机,墨西哥奥运会阴影重重,前景难以预测。

针对女子运动员参赛所带来的一些问题,组委会给予积极的解决措施。在墨西哥城奥运会上,奥林匹克官员除了首次正式进行兴奋剂检查,还对所有女性选手进行染色体检查和性别检测。据《时代周刊》报道,性别成了这届奥运会中一个“苦涩的问题”,一些女选手宁可选择退出比赛,“而不想面临尴尬的境遇”。结果,没有一位女选手被取消奥运参赛资格。

然而,墨西哥并没有借机进一步推动本国体育的发展。30年后,恩里克塔·巴西里欧回望1968年,心底有一丝遗憾。她表示,“他们错过了一个推动墨西哥体育运动发展的契机。”

2004年,恩里克塔·巴西里欧成为雅典奥运圣火在墨西哥城的传递者之一。年过半百的她,将一支1968年奥运会火炬的复制品亲手赠送给墨西哥女子田径选手安娜·加布里耶拉·格瓦拉。巴西里欧说:“我们永远为体育竞技精神点燃着我们心中的圣火。”

最后,安娜·加布里耶拉·格瓦拉不负重望,在雅典奥运会上夺得女子400米银牌。 ★

1976年加拿大蒙特利尔奥运会

他们仿佛消失了

一对花样年华的少男少女同时举起最后一棒火炬,肩并肩绕场跑一周,然后点燃圣火台。组织者想用他们来象征国家团结和族群融和。

★ 本刊记者/王艳

严重超支的运营费用,永远都在维修的体育场,30年才还清的巨额债务——1976年加拿大蒙特利尔奥运会,常常被当作反面教材,警告以后的奥运主办城市。

简朴而有意义的圣火点燃方式,可能是蒙特利尔唯一值得称道的地方。一对花样年华的少男少女同时举起最后一棒火炬,肩并肩绕场跑一周,然后点燃圣火台。组织者想用他们来象征国家团结和族群融和。男孩斯蒂凡·普雷方泰恩是法裔,而女孩桑德拉·亨德森是英裔。

由于文化背景不同及种种历史原因,加拿大的法裔和英裔之间一直存在着对立与矛盾。上世纪70年代,法语省魁北克的独立运动正如火如荼。蒙特利尔是魁北克最大的城市,市旗由四朵小花组成,分别代表最早期建设蒙特利尔的英格兰、法兰西、苏格兰和爱尔兰移民。

32年后,《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试图寻找斯蒂凡和桑德拉时,他们仿佛消失了。

几乎在所有文字资料里,他们的人生都停留在1976年夏天。蒙特利尔奥组委早就解散,挑选他们的人中不少已经作古,加拿大奥委会也和他们失去联系。加拿大奥委会的网站上,斯蒂凡的经历只有7行字,其中前4行是讲圣火仪式。关于桑德拉的内容更是少得可怜,只是在介绍斯蒂凡时顺便提了一下。

记者在网络上漫无边际地搜寻,直到发现一个与斯蒂凡·普雷方泰恩同名的中年人。长脸,有些相似的眉眼,住在蒙特利尔,也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上过学。仅凭这些线索,《中国新闻周刊》记者给他发去了邮件。

第二天的午后,记者收到回信。“是的,我就是那个点燃奥运火炬的男孩。”

斯蒂凡长相普通,桑德拉是个胖姑娘

17世纪晚期的某一年,普雷方泰恩家族的先辈来到蒙特利尔。历史书上说,蒙特利尔1642年创建,法语意为山下的一个小村。

大约300年后的1960年,斯蒂凡·普雷方泰恩出生在一个富裕的投资商家庭。老普雷方泰恩身体强壮,热爱运动,年轻时常打棒球、练过体操,还打过拳击。但他从没有参加正式比赛。斯蒂凡很小的时候,父亲就让他见识了许多运动项目,棒球、网球还有滑雪。

“爸爸不断教我新东西,但他从不强迫我练习。事实上,他根本没必要那样做,因为我天性好胜,总是自觉训练。” 斯蒂凡说。

普雷方泰恩家的小儿子最后选择了短跑。12岁那年,他开始参加各种比赛。1976年,斯蒂凡成为加拿大400米跑得最快的16岁男孩。不仅运动表现出色,他在学校里也是一个好学生。

有一天,蒙特利尔奥组委的人来到斯蒂凡的运动俱乐部。在那之前,他们已经面试过许多少年运动员。后来,他们选中斯蒂凡,并让他和来自安大略省的桑德拉·亨德森搭档。

除了斯蒂凡和桑德拉,组织者还选了另外一对。他们把4个少年秘密集中在一起,瞒着孩子的父母,共同练习两周。奥运会开始前的最后几天,有人告诉斯蒂凡和桑德拉,你们将是点燃圣火的人。

这两个少年很惊讶。斯蒂凡长相普通,桑德拉是个胖姑娘。

“我不知道他们的标准是什么,或许我们的性格更好。”斯蒂凡至今仍然觉得奇怪。

走到圣火台前的那一刻,斯蒂凡只感到紧张,没有任何别的情绪。他一度以为操作失误没有点着,直到火苗高高地燃起来,才长舒一口气。

奥运会后不久,意气风发的斯蒂凡突然被伤痛困扰。他尝试各种治疗方法,效果都不理想。接下来的4年,曾经的希望之星几乎放弃所有的比赛。

出席莫斯科奥运会,是斯蒂凡人生中最后一件与竞技体育有关的事。

1980年,为了表达加拿大对苏联出兵阿富汗的愤怒,加拿大政府劝说奥委会和运动员们为国家利益做出牺牲,抵制莫斯科奥运会。于是,会旗交接成为了问题。奥运会开幕式上必须举行会旗交接仪式,由上届奥运会主办城市的市长将会旗交给国际奥委会主席,主席再将会旗递交当届主办城市的市长。权衡之下,蒙特利尔市长只好请斯蒂凡和桑德拉代表自己出席。

对于去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已经20岁的斯蒂凡不仅一点没有抗拒心理,而且十分向往。出发前,他自学了好几百个俄语单词。

从莫斯科回来,斯蒂凡终于下定决心,忘掉运动员的梦想,把热情转到学业上去。

他先是在蒙特利尔大学学习法律,获得学校最高荣誉“院长奖学金”。后来到哥伦比亚大学继续深造,取得法律学硕士学位。再后来,他来到巴黎。在巴黎政治学院,他的兴趣转向政治哲学,只用一年就拿到博士头衔。巴黎政治学院是法国社会精英的摇篮,几乎所有法语国家的总统、总理都曾是它的学生。

因为做过运动员,斯蒂凡总是显得精力旺盛。攻读博士的同时,他还选修夜间课程,而且顺利获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完成学业后,斯蒂凡的第一份工作是普雷方泰恩家族企业理财师。2004年,他用自己的名字开了一家投资公司,为个人或企业提供投资服务。

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前,斯蒂凡很少跟人说起奥运会那段往事。上大学时,他没有把它写进入学申请表。无论在纽约还是巴黎,他都不愿向同学炫耀。在普雷方泰恩投资公司的网站上,也找不到奥运会这个词。

“那是一段美好的回忆。但不管怎么说,它都和我现在的生活、事业没有关系。” 斯蒂凡说。

桑德拉的邮箱地址还是10年前存下来的

记者还是找不到桑德拉。

斯蒂凡说,1976年,桑德拉15岁。她曾是多伦多的一个体操运动员,还曾在国际性比赛中取得好成绩。前些年,她在一家制药公司工作。

莫斯科奥运会后,一家加拿大媒体兴高采烈地报道说,当年点燃火炬的少男少女不仅保持着联系,而且还结婚了。加拿大的法裔和英裔完全可以像他们一样和平共处。

“我没有和桑德拉结婚。媒体总是喜欢无中生有。”虽然有些无奈,斯蒂凡并不感到生气。

那条假新闻是媒体最后一次对他们显示关心。

随着斯蒂凡出国留学,两个人自然而然疏远了。斯蒂凡已经记不清上一次和桑德拉联系的确切时间。电脑里,桑德拉的邮箱地址还是10年前存下来的,她恐怕早就不用了。记者试着发了两封邮件,没有得到回音。

“她已经结了婚,生育了孩子。”

斯蒂凡相信,桑德拉现在一定在加拿大的某个地方幸福地生活着。 ★

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黑人之“王”

阿里的帕金森病的特征是脸部肌肉僵硬,此后被诸多崇拜者追捧为坚毅

★ 本刊记者/秦轩

1996年7月19日夜,美国亚特兰大中央奥林匹克体育馆。

美国游泳名将janet evans跑上3层楼高的主火炬台点火处,将火种传递给最后一位火炬手,穆罕默德·阿里。

拳王阿里将燃烧的火炬缓缓举起,向台下观众示意。10余年帕金森症的困扰,让他的手、身体不停地剧烈抖动。阿里的帕金森病的特征是脸部肌肉僵硬,此后被诸多崇拜者追捧为坚毅。

台下尖叫声叠起,众人开始呼喊他的名字——阿里,仿佛当年他在拳台上击倒对手时一样。

他将奖牌扔进了俄亥俄河

1942年1月17日,阿里出生在肯塔基州的路易斯维尔城。这座城市在美国南北部之间,被称为通往南部的城市。城区分为两部分,西区多是黑人居住,东部则是白人社区。此时这里是种族歧视盛行的地带。

阿里出生时的名字为卡修斯·马塞勒斯·克莱。这一名字取自19世纪一位主张废奴主义的政治家。阿里的父亲以画户外广告画为生,母亲为家庭主妇。父亲是一名基督教卫理公会派信徒,但同意母亲将两个孩子培养为浸礼会教徒。

22年后,浸礼会牧师马丁·路德·金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时,卡修斯却改入伊斯兰教社团,更名为穆罕默德·阿里。这一社团创建于1930年,从彼时起就带有黑人民族自觉的色彩。在历次黑人人权运动中,有和马丁·路德·金领导的社团不相上下的影响力。

12岁那年,阿里到警察局报案说有人偷了他的自行车。在那里他遇到白人警官joe.martin。joe的另一个身份是哥伦比亚健身房的拳击教练他决定教阿里打拳。

joe不知道,当时阿里已经有另外一个黑人师傅fred stoner。据说阿里鬼魅一样的步伐以及脱凡入圣的拳击技法来自后者。

1960年,阿里18岁,参加了在罗马举行的奥运会,获得次重量级的拳击冠军。据阿里在1970年代的回忆录中透露,从罗马回到家乡,在一家餐馆,白人服务生拒绝提供服务。一气之下,他将奖牌扔进了俄亥俄河。

从奥运会回来后,阿里转入职业训练,4年后他成为职业比赛的世界冠军。1960年到1963年,他总共打了19场比赛,全胜。这期间,阿里用了很多噱头来吸引观众,比如提前向媒体告知他会在某个回合将对手击倒,而他总能兑现。

然而这些都并没能让他大出风头,直到1965年他与sonny liston的第二场比赛结束。

马丁·路德·金和拳王阿里同时在反越战

转载需知:本页内容为编辑员手工整理,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谢谢配合。
原创链接:http://xiaoshuosucai.wenxuesucai.com/webDet/62153028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