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法律声明 首页 | 玄幻 | 武侠 | 科幻 | 军事 | 恐怖 | 竞技 | 游戏 | 姓名人物 | 妖魔鬼怪神 | 小百科 | 常用语 | 人物描写 | 非人物描写 | 打斗技巧
首页 分类 小说素材网
搜索
详情内容
医药集锦

十香软筋散

西域番僧献给元朝汝阳王之女赵敏的毒药。此药无色无味,药性一发作便全身筋骨酸软,数日后虽行动如常,内力已半点发挥不出。赵敏设计用此药困倒武林六大门派高手,一齐掳到大都万安寺内。幸得张无忌等人盗得解药相救。(见金庸《倚天屠龙记》)

七星海棠

花名。其叶与寻常海棠无异,花瓣紧贴枝干而生,花枝如铁,花瓣上有七个小小的黄点。其花的根茎花叶均剧毒无比,但不加炼制,便不会伤人。制成毒物后无色无臭,无影无踪,令人防不胜防,死者脸上还带着怡然的微笑。堪称天下毒物之王。毒手药王的师父从海外携归其种,但极难培植。药王的女弟子程灵素找到用酒浇灌的法门,终获成功。她将之溶于蜡烛之中,当蜡烛燃烧时毒气放出,毒死了同门中欺师灭祖的逆徒。(见金庸《飞狐外传》)

七巧化骨散

至毒之药。人一旦中之,在半个时辰内就会皮肉溃兰,销骨为水。小公子曾用此药伤及萧十一郎。(见古龙《萧十一郎》)

七步催魂散

毒药。掺入酒中,常人只需饮半杯,便会在七步之内命丧黄泉,七孔流血而亡。武功非凡的君无忌误服此毒酒后,以无比精湛之内力,将毒气拘于下腹丹田,定神之后以混元气功化毒成气,排出体外,得以保全生命。(见萧逸《饮马流花河》)

九品红

毒药。汇集世间九种最厉害的至毒,加以提纯研粉相互掺合,或溶于水,或搓为丸。只须芥子般大小,投之以饮水汤食,即可置数十人于死命。或吹散空气中,常人吸上一口,当即七孔流血而亡。无忧公主朱翠婢子新凤曾中此毒,幸喜她练过“固磐”气功,且血液中有抗毒因素,加以海无颜所赠化毒丹才得以幸免于难。朱翠亦曾中此毒,因事先服过化毒丹,毒未立发,为青霞剑主李妙真治愈。(见萧逸《无忧公主》)

九花玉露丸

黄药师独门灵丹妙药。此药用珍异药材,以清晨九种花瓣上的露水调制而成,外呈朱红色,清香袭人,服后补神健体,延年益寿。(见金庸《射雕英雄传》)

三尸脑神丹

日月神教教主东方不败的一种阴损毒药。药中有一种尸虫,服食后一无异状,但到了每年端午节午时,若不及时服用克制尸虫的解药,尸虫便会脱伏而出。一经入脑,服此药者行动便如鬼似妖,连父母妻子也会咬来吃了。东方不败强令属下服用此药,每年以解药相要挟,以使他们死心塌地听从驱使。(见金庸《笑傲江湖》)

三虫三草剧毒

用蝮蛇、蜘蛛等三种毒虫和断肠草等三种毒草熔粉而成的毒药。中毒后毒性分批攻入五脏六腑,直至身亡。解法是服牛黄血竭丹和玉龙苏合散,再用针灸剌入涌泉、鸠尾等穴散毒。蝶谷医仙胡青牛与爱妻毒仙王难姑斗法,服下此毒,幸得张无忌救治而愈。(见金庸《倚天屠龙记》)

大还丹

少林寺独家药丸。不仅能起死回生,而且有疗治一切内、外伤及增加功力之效。少林寺对此药实行严格管制,纵是掌门人一生之中也只能耗用一颗,除了掌门人外,谁也不知道此药存放之处。(见东方英《武林潮》)

万妙散功烟

西南苗疆的瘴疠毒气聚成一的种毒烟。能使人嗅之中毒、散去功力,并可能于七日之后骨肉齐消、化为浓血而死。恶魔即曾以抽旱烟为幌子,喷出散功烟,企图使诸葛宽中毒。(见诸葛青云《武林三凤》)

千日醉兰

苗疆特产的一种奇花,属墨兰类。用含有硫磺的矿泉水浇灌,会发出一种异香,吸了便如中酒而昏醉不醒。湘西苗峒三公主赛蒙花以此花醉倒谷啸风。(见梁羽生《鸣镝风云录》)

千年肉佛

一种药用植物。状若肉柱,粗如人臂,色呈肉红,阴凉滑软。若获此等肉佛,蒸以文火,取其汁液,只饮一盅便不仅可以增长功力,还能祛病延年。古本《山海经》记载,这种植物生于深山古洞,为可遇不可求之物。西梁山中女妪国生有此物。(见梁羽生《武当一剑》)

子露风疸

一种传说染自沙漠的不治之症。由于沙漠中气候变化无常,早晚温差极大,只有久走沙漠之人方能摸清此中规律,否则,便易感染风疾。若是不慎白日着了日毒,夜里又染了可冷砭骨的“子露”,两相交侵,一入骨髓关节,便会患此症。凡染此病者十九无救。因病在骨髓,每日“子”、“午”二时发作,其痛砭骨,患者很难忍受,往往在第三四次发作时,便会死去。此疾入身,全身泛黄。(见萧逸《饮马流花河》)

子午龙甲丹

西南功岭土人采集多种异卉药草配制而成的招毒灵药。它散发出一种异香,这股异香缭绕可达数十万方圆,蛰居洞窟的毒物会闻香而至。此药平时置放在一只密封紧闭的木盒之中,不接触外间空气,不会散发出异香,也就不会遭毒物所侵。(见陈青云《刀剑金鹰》)

子午拘魂散

七星岭纪云岩配制的一种蒙药。这种药能跟美味佳肴混合,遇咸不解,吃下掺有此药的食物,不说是人,即使凶猛怪异的飞禽走兽也一样就擒。这种蒙药太过阴毒,配制者身遭横死,其徒弟逃入苗疆,又使此药现于江湖。(见郑证因《鹰爪王》)

小还丹

少林寺灵药。其色碧绿。耗损真气后服此药,丹田热气升起,精力弥漫,可助功力的恢复。习武中人对此梦寐以求。(见梁羽生《鸣镝风云录》)

明朝三大疑案这一的红丸案中,李可灼向光宗进红丸,第一颗服后灵异非常,第二颗却使光宗一命呜呼。原来第一颗便是小还丹。(见梁羽生《白发魔女传》)

但何以小还丹之色忽绿忽红看来善于杜撰的梁羽先生也有些顾此失彼了。

女儿红

一种毒菌。外表看上去十分鲜艳,生长于极阴湿之地,属毒菌,人若是吃了,不出三五天,便会患一种怪病,这种病起初时倒也没什么,只不过觉得有些晕晕欲睡,精神恍惚,就好像得了相思病似的,除非每隔几个月能找到一种十分珍贵的植物恶婆草吃下去,否则这相思病就要越来越重,不出一年便一命呜呼。江小鱼为了救花无缺,严辞逼问伪君子江玉郎,江玉郎则以此要挟江小鱼吃下此种毒菌,江小鱼遇事义字当先,毫不犹豫地吃下这种毒菌。(见古龙《绝代双骄》)

天一神水

毒性最烈的毒药。天池神水宫自水中提炼而成,神水宫门人称之“重水”。此毒无色无臭,无法试出异状,一滴的份量相当于三百桶水,常人服下一滴,立刻全身暴烈而死。妙僧无花利用神水宫弟子司徒静,盗出一瓶天一神水,毒死多名武林高手。(见古龙《楚留香传奇·铁血传奇》)

天元聚魂丹

地狱神君花五十年精力研制出的一种补药。此药不但可以医治任何内伤,而且服之可增加一个甲子以上功力。张谷晨和钟振文都曾服此药,功力大进。(见梁羽生《武林三绝》)

天山雪莲

我国新疆天山特产花卉。小说中张大颠说,将此嚼碎服下能制百毒,所以把它送给韩大维克制酥骨散之毒。(见梁羽生《鸣镝风云录》)

天蜈珠

治毒宝物。此物取自体长三尺以上,生长千年以上的天蜈蚣骨节之中。用处第一可以吸毒,若是中了毒伤,只消将珠儿在伤口略放片刻,滚转几圈,便可把毒吸出,安然无事。第二可以避邪,有此一珠存身,再邪毒的蛇虫,也必远远避开,不敢接近。韦铜锤曾用此珠救了被五毒手姬元驱蛇围困的清朝宝亲王弘历和纪晓岚。(见诸葛青云《大宝传奇》)

据查,雪莲属菊科,多年生草本,高达50厘米,头状花序呈蓝紫色,外围有多重白色半透明膜质苞片,形似莲花,因生于高山积雪岩缝中,故名雪莲。民间用花序治妇科病。未闻有解毒功能。

天蝎玛瑙

一块大如手掌的红色玛瑙,内中凝结一只奇毒无比的小天蝎。据说此天蝎双螫特大,尾钩甚粗,全身无一处不含毒,并使整块玛瑙也成为毒药。该毒溶于酒,入口封喉,无色无臭,死无异状。(见云中岳《绝代枭雄》)

天心石

产于昆仑山绝顶星宿海的稀有宝石,亦可作药物使用。其药性极热,可克制寒毒。上官复送一枚给韩大维,用它摩擦身体各处关节,可抵御修罗阴煞功引起的寒毒侵袭。侍梅投奇毒使辛龙生不得接近女色,赛华陀叶天流说将此宝石磨成粉服下,可治愈这种怪病。昆仑山绝顶极难登临,而这种宝石的形状、颜色和普通石子无甚分别,故极难寻觅,武林中人视为至宝。(见梁羽生《鸣镝风云录》)

天麻散

崤山米家秘制毒药,中者武功尽失,手足疲软无力,非米家独门解药不能解。即使得到解药,中者在六个时辰之内,也无法和人动手过招。(见卧龙生《翡翠宫》)

天溃散

苗疆天毒子公羊锋配制的剧毒药剂。中此药剂,瞬息之间,浑身奇痒,搔之即起一连串水泡,累累脓包,不抓自破,斑斑点点,尽是又腥又粘的脓水,溃成一片。所以有“沾上人身,见风立溃,直到皮尽见肉、肉尽见骨、一身溃烂而死”之说。除了公羊锋,他人无药可解。(见东方玉《北山惊龙》)

无茎根

桃花瘴的克星。有桃花瘴的地方均有此物,无枝无叶,深藏土内,极难发现。得此物含之于口,即可避桃花瘴毒。(见东方英《武林潮》)

无极仙丹

武林至宝之一。史载秦始皇帝曾求长生不老之术,令仙客研制仙丹,仙丹未成,据传秘方流传后世。到了唐代,由皇室监造得仙丹十四颗,皇太子先服两颗而暴亡,天子震怒,连杀当时天下名药师七十二名。而这其余十二粒仙丹,却被盗出皇宫,经武林异人辗转相传,终于在丹中掺合了解毒之法,虽不能令人长生不死,但每丸可使功力增进一甲子。于是从多武林高手抵死争夺,最后落入枭雄燕狂徒之手。他性格乖狂、服食四颗,因看重李沉舟,交予两颗,并迫邵流泪服食一粒。后来,邵盗走其余五粒,希望寻得“草虫”解去热毒后再服。谁知天意播弄,在广东丹霞岭,由萧秋水、宋明珠各得其中三粒和两粒。萧秋水服食此仙丹后,功力遽增,连功力盖世的武当派两位前辈异人铁骑、银瓶挨他一掌,也受伤不轻。(见温瑞安《英雄好汉》)

无忧散

武当派特制麻药。无味无毒,易溶于水,饮后两个时辰发作,令人昏睡不起。常人服之,醒后一切如常;练武之人服之,五日方愈,内力尽失。服此无忧散,武功尽失,不得不退出江湖杀劫,从此可高枕无忧,故名。服武当丹药混元一气丹可解此药的药性。(见鬼谷子《打遍东西南北》)

五龙丹

灵虚尊者采集百余种奇异草,配以大雪山千年雪莲之实及千年芝草制炼而成的灵药。不但功能解祛百毒,且有起死回生之效。常人服食一粒,虽不能长生不死,亦可祛病延年,百毒不侵。练武之人服食一粒,足抵苦练二十年内家功力。戈碧青服食四粒五龙丹,练成通天真经上所载各种神功绝学。(见曹若冰《金剑寒梅》)

五毒散

用金叶菊、黑心莲、沾了瘴毒的桃花、苗疆寒碧潭中的紫藤、再加上碧蚕蛊五种毒物烧灰炼成的剧毒毒药。中了这种毒,暂时不会发作,但过了七七四十九天之后,如得不到解药,便会全身溃烂而亡,死时候的痛苦,比毒蛇咬死还要难受。(见梁羽生《云海玉弓缘》)

五毒天水

剧毒。昔年“白水宫”独有之物,无论是什么人的身上,只要沾着一点,不出半个时辰,便要周身溃烂而死,滇边第一剑客绝尘道长便是死在这个东西上。在一个神秘的地洞里,由于发现了大量的金银珠宝及珍贵的武功秘籍,奸滑、毒辣的江玉郎便要以此毒致江小鱼于死地,但聪明的江小鱼临危不惧,以手中一筒已废弃的“天绝地灭透骨针”严辞恫吓江玉郎,使他转而善言求饶。(见古龙《绝代双骄》)

五虎保命丹

威震江湖的黑道高手蛮荒老怪秘制的治伤灵药。豫中四丑被摔浑身肿痛,依师父蛮荒老怪所言,每人服下一粒,四人立即感觉浑身炎热如火,很是难过。约摸有一盏茶的时辰,药力已经完全行开。四丑觉得十分舒服,精力充沛,浑身肿痛全消。(见曹若冰《金剑寒梅》)

化肉丹

剧毒。黑色,如放于食物之中,吃着必死,死后一时辰,全身肌肉即化为黑水;如洒在伤口之上,一刻功夫,肌肉便开始溃烂。金童被胡玉莲以淬毒宝剑斫伤后,阴府圣君以此毒药敷之创口,企图置之于死地而谋取武林至宝风雷扇。但由于二毒相遇便相克相消,金童伤势反而迅速好转。(见上官鼎《风雷扇》)

化骨散

皇宫内府秘制的一种毒药,色泽殷红如血,依使用剂量和方式的不同,呈现不同程度毒性。烈性时,三个时辰之内,服药者骨头酥散,全身化做血水;慢性时,可令人在一年内按预定时间死亡。张宏达受御林军统领北宫望指派,混入五龙帮,暗使五龙帮众服下此毒,从而挟解药控制了该帮。(见梁羽生《游剑江湖》)

化血神砂

产自地火精英余烬之中,可以将血化为清水。此物可渗金铁,只有瓷或玉所造的盛具才可保藏。毒蝎三娘在同四海狂客拚斗时,自度在劫难逃,势在必死,于是划破革囊捏碎盛砂玉瓶,渗漏于地。四海狂客不虞有此,追逐之间,踏在上面,由靴底渗入脚掌,着了道儿,以至身负重伤。(见云中岳《霸海风云》)

化尸神光

乃寒谷二老冯寒、冯谷采集阳光初升时的腐阴泰升之气,间以云贵十万大山之桃花毒瘴,复取万物之毒,用所采集之阴火熔炼,集十年之功始成的一种毒光。一经着体,立时化脓血而死,人的魂魄元神复被吸收,其毒更为之变本加厉。如中了这种妖光,终身无救,绝无幸免。(见肖逸《塞外伏魔》)

乌风草

天下百毒的克星。生长于贵州云雾山,是一种稀见的野生植物,江湖上人为了配制解毒药物,不惜长年累月,入山寻求,也难得碰上一株。九花娘配制的这种解药呈灰黑粉末状,一蓬粉末撒出,空气中立时被一股辛辣刺鼻的气息笼罩,任何毒物也难以施放。(见东方玉《北山惊龙》)

心一跳

西域毒虫。因虫身剧毒,一与热血相触,中毒者的心脏只跳得一跳,便即停止。故有此名。在少林寺英雄大会上,成昆(即圆真)的党羽空如用暗器淬此毒暗害了丐帮的传功长老。(见金庸《倚天屠龙记》)

忆神丹

地狱门开山祖师天仙鬼人研制的一种灵药。此药有增强记忆力与功力之效。钟振文服此药后,看武学秘籍即可过目不忘,而他的武功内力也达百年之上。(见梁羽生《武林三绝》)

少女情

毒药。据说由汉朝华陀配制而成,专适用于男子。进入人体后,一如窈窕少女惹人情思,令人难以割舍,如入温柔之乡。此毒不会致人于死地,但能令会武功者在一个时辰内无法运用真力。青龙会指派阿吉用少女情毒倒载天和黄少爷,除去了杨铮的得力助手。(见古龙《那一剑的风情》)

龙结草

又名恨石或恨海石。毒蛇渡海化龙不成,以口舌之气喷石泄恨,千年方成。第一代渡海之蛇起自唐明皇时,共十余条,千余年来仍只有此数。据传,赤龙蛇过海即成龙,赤龙蛇当初身作浅黄色,过海时颜色渐深,到鬼岛已成深赤。赤龙蛇至鬼岛后无力前行,又不愿原路返回,化龙不成,便以口中之气喷石泄怨,千余年中,喷石不息,竟将岩石喷吐成蘑菇状,并附以毒汁,使之剧毒无比。人食之,可成百毒不侵之体,且可培养千年真气。千年的龙结草方可食之,不足千年,食之即丧命。九儿被绑架至鬼岛,误食赤龙蛇,复误食龙结草,然不善调息,命几不保,后得清风先生调治,以至内家真力冠绝江湖。(见鬼谷子《打遍东西南北》)

长生果

产于须弥山万丈深沟之底的一种毒果。食之虽有返老还童之效,但不到一个月便会毒发身死。如不想死,就得继续吃,然而不出两三年也必死。武林中“青春贩子门”利用此果控制武功高手为其效命。(见秋梦痕《血旗镇山河》)

归心散

一种迷药,服食后即心智迷失,乖乖听命于人。江南武林盟主裴三省、厉山双凶等人都中过此毒,后被全俱教的辟毒丹化解。练过太素阴功和九阴神功的人诸毒不侵,此毒对他们无效。(见东方玉《东方第一剑》)

白云熊胆丸

恒山派治伤灵药。内服后往往要昏晕半日,效验显著。(见金庸《笑傲江湖》)

地脉紫芝

产于大雪山“地突灵泉”中的异果。类似水仙,三茎六叶,色呈深碧。在三茎环拱的正中央,一枝独秀,伸出一条尺许长的如玉碧茎,上面顶着一个色作深紫、隐泛光芒、清香沁人肺腑、大如龙眼的紫色异果。这种异果,三十年一熟,常人服之,可以祛病延年,练武之人服用,更是功力精进,驻颜益寿,紫芝果成熟之际,即使嗅得它那一丝氤氲之气,也得益非浅。(见陈青云《五雷盟》)

地龙血宝

置万年碧玉于地龙血脉处,历三百年后,地龙血脉之灵气,会尽为万年碧玉吸收凝聚。颜色为红碧色,看来其浓如胶,清香异常,略带一股血腥味,古西风食后功力大增。(见陈青云《一剑三鹰》)

百年茉莉根

毒药。盛产于闽南桃花溪。桃花溪在武夷山九疑谷,遍地桃花,溪畔野生茉莉。溪水蕴藏桃花瘴,毒性甚烈,茉莉根受溪水滋养,也含有毒质。收藏百年,瘴气除尽,研成粉末,无色无味,人食之,至死无中毒迹象。即使吸毒至宝“玉蟾蜍”也验不出毒性。宋开国之初,太宗曾用此毒草暗害后蜀降将孟昶,其后开始秘密流传于世。(见梁羽生《狂侠天骄魔女》)

百病百疼催生丸

这种丸药表面清香四溢,实际上也是毒药。有病的人吃了这种药,病势立刻加重十倍,没有病的吃了这种药,初时全身软软没一丝力气,旋即便会百病俱生,而且全身上下都疼得要命。这种药由未满双十却精通医理的少女苏樱研制而生。伪善的江玉郎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找到苏樱,他不仅企图骗取武林奇功“移花接玉”的修炼密决,还企图寻机占苏樱的便宜。苏樱洞烛其奸,虚与委蛇一番后,取出这种药丸,诡称清灵镇痛丸让江玉郎服下,还假顺其意帮江玉郎揉肚子,以助药力发散,令江玉郎自作自受,吃了不少苦头。(见古龙《绝代双骄》)

回天再造丹

以成形肉芝、何首乌、朱果、千年雪莲、冰参,以及空青石乳等旷世灵药炼制而成的灵药。服一粒可增加二十年面壁之功。服后终身百毒不侵。治病疗伤时,只要心脏还有点温度,即可起死回生。据称,普天之下,只有五阴绝脉这种病,此丹药不能治。(见陈青云《铁腕书生》)

向心丹

这是江湖上邪恶之人所用一种迷魂毒药。此药服下(主要是给女子服),就会一心想念给药之人,而其它男子纵然是宋玉复生,子都还魂,她都不会动心。(见卧龙生著《七绝魔剑》)

血参

补血灵药,产于北海之滨,玄冰之岛。其形如参,长寸余,枝生三叶,色如涂朱,以在阳光之下,能见参茎之内有汁流动者为上品。(见陈青云《五雷盟》)

血梨

补药。皮色殷红如血,皮面光滑明亮,形似小苹果,味道芬芳甘美。四百年一开花,四百年一结果,常人服食一枚,能够脱胎换骨,武林人吃了功力可骤增三倍之多。芍药仙子于文殊峰岩石堆中得之,送给关子昂,令其功力大进,立即可敌功力甚是了得的老者孟天仪。(见秦红《虎侠娇娃》)

华陀神术

南宫永乐执掌诸神殿后,从一本《华陀神经》上获得启示,将人类的生命赋予野兽体内,制造了许多“金毛兽人”。更可移植人类肢体,变动五官位置,甚至还丧心病狂地企图变人为兽。(见古龙《护花铃》)

还阳补血丹

磨镜老人所制药物。古代的铜镜用久便要磨它一次,恢复光泽,所以有一种职业专门替人磨镜。南霁云与铁摩勒的师父是个江湖侠隐,以磨镜为职业,一来掩蔽自己的真正身份,二来藉此云游四方,结交豪杰,人称“磨镜老人”。它以十三种稀有药物配制而成,武林中人视之为起死回生的至宝。磨镜老人云游四方,费尽心力,才采齐了十三种药物,炼制成一瓶灵丹。(见梁羽生《大唐游侠传》)

阴魂阳魄

得意夫人炼制的两种毒药。“阴魂”乃是世上至阴之毒;“阳魄”却是世上至阳之毒。中毒之后,均无药可救,但这两种毒性,却有互相克制之力。南宫平便因先后吸入这两种毒药,反而死里逃生。(见古龙《护花铃》)

阴磷劫火

东海绛衣宫的镇宫之宝,与附身毒火异曲同功,且更见狠毒。它能化铁熔钢,中人后一引发火母,立即将之烧为灰烬。如不引发,又无解药消去毒性,中毒者将终生被制,永远都有被引发起火的危险。(见东方英《武林潮》)

鸡鸣五鼓断魂散

毒药,为江湖中被视作不入流的门派下五门聂家所制。它的毒性很特别,无论人什么时候服下,它都要等到鸡鸣五鼓时才发作,而且时辰一到,必发无疑。(见古龙《赌局狼牙追杀》)

极乐丸

杀人庄主姬葬花之女姬灵风配制的一种迷药。其中混合有产自西方天竺(即今日印度)的罂粟花之果实,吃下之后使人觉得精神万倍,飘飘欲仙,但药性一过人就会涕泪交流,有气无力,痛苦之极,因此只有连续服下去,久而成瘾。许多人为了乞求到一粒极乐丸,不得不听命于姬灵风,甚至不惜出卖父母妻子甚至自己。俞佩玉也曾误服此药,若非被琼花三娘子绑架远行,也会沦入万动不复之境地。(见古龙《名剑风流》)

苏坊花

产于天竺(即今印度),黄色有刺,其叶则是羽状复叶。将其花茎去皮煎熬,就会得到赤红如血的液体,称为苏木水。当地人用之做染料,并不嫌其味腥臭。恶贼崔北海不知从何处搞到,熬制出苏木水,以喂养一大群吸血蛾,使之腹内之物亦赤红如人血,以便让人们相信吸血蛾能吸食人血致人于死地的传说,制造了阴森、恐怖的气氛,最后却被大侠常护花的好友,名医张简斋戳穿了把戏。(见古龙《吸血蛾》)

附身毒火

太行三煞的秘制毒物。江湖上黑白二道莫不闻名丧胆,不敢招惹。因为这种毒物沾上人身之后,可以长存数月之久,洗之不去。当太行三煞有心引发时,中毒的人便即起火焚烧裂体而死。尤其可怕的是,毒火一被引燃,要想扑灭,除非使用三煞的特制药物,否则纵是跳入水中,埋入土内也是无用。(见东方英《武林潮》)

灵石仙乳

十分难得的滋补宝物。在九岭山七星岩下埋藏万年的大青石中,孕育着一股银霞状的透明体,截去石块,削至透明处,一丝细如人发的清泉会直喷出来,状如乳汁,吸入后,全身一片清凉,真气流注,生死玄关畅通无阻,整个身体轻若羽毛,飘飘欲仙。此药是修道人梦寐难求的旷世灵药,足可抵得玄门正宗内功一甲子修为,而且能增加视觉功力,即使二十丈以外的沙砾,也历历可数,粒粒可辨。(见东方玉《北山惊龙》)

金元散

独臂神君跑遍三山五岳,采集灵草制炼而成之药。传闻一共只提炼了十五包。此药对各种中毒和伤痛均有神效。钟振文数次重伤,一服此药,瞬间即能再战。(见梁羽生《武林三绝》)

金针通脉

以三根金针插入前胸三处要穴,可助人打通血脉,祛除奇毒,恢复功力。诸葛宽中了“散功烟”毒后,神医上官超以此法帮他脱离困境,重握刀剑。(见诸葛青云《武林三凤》)

金针断脉

以三根金针插入前胸三处要穴,片刻后拔出。从此,此三穴表面安然无恙,实际难承重力,一遇强敌,略提真力,五脏立告崩裂。金针通脉务必分寸拿捏得当,若是插得太深,其人当场死去;若是插得太浅,又不会发生效力。(见诸葛青云《武林三凤》)

金蚕蛊毒

天下毒物之最。无形无色,中毒者有如千万条虫在周身咬啮,痛楚难当,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此毒传自苗疆,仍以金蚕制粉成毒。华山派掌门鲜于通在少林寺英雄大会上将此毒藏入摺扇,暗害张无忌不成,反被张将毒气喷回,害了自己。(见金庸《倚天屠龙记》)

金沙兰

毒草。小说中《毒本草》载:“此草产鬼方山中,得山川瘴气而生,花含剧毒,名兰花瘴,中者烦恶、头痛,渐至昏迷,毒发无药可救。急取其根捣汁,抹鼻孔,得嚏可解。”《毒本草》为百草门药书,后流失于外,秦岭横云山庄麻日休之女麻天凤于闹市书肆中购得,不复为百草门所有。(见卧龙生《翡翠宫》)

逃情酒

一种奇药,服下可令人身一切活动机能完全停顿,如蛇类之冬眠。据说当年一位风流才子,到处留情,被三个女子痴缠了半生,他被逼无奈,便参照古方秘籍,制出此药,饮后便呼吸停顿,四肢冰冷,进入假死状态摆脱了三个女子,该才子方能自在地度过余生。此药二十四个时辰内便失去效用,服者复又神志清醒。(见古龙《楚留香传奇·蝙蝠传奇》)

毒功奇应丸

天下最毒的毒药,也是修炼毒功的法门。毒母被楚玉祥废掉武功后,服下此丸即刻恢复毒功,而且功力大增,举手投足均可把一丈以内的人畜击毙。但因此物药性猛烈,服食后会迷失心智,需要在短时间内服用解药,才能恢复神志,同时毒功也随之消失。(见东方玉《东方第一剑》)

毒花物

夷山毒药。毒花形如莲萼,比普通莲花略小,颜色早上为青紫色,晚上为黄白色,如果趁花蕾未开前取下,研成粉未,可以制成一种特别的香粉,即毒花雾。它有迷魂的盗用,常人嗅入一点,立即头脑昏眩,身软如泥,非要经过十二个时辰,才能醒转。(见鬼谷子《江湖风云录》)

牵机药

剧毒,乃古帝王将近臣和后妃赐死时所用之物,与钩吻、鹤顶红三毒并列。人服用后五官收缩,身体蜷曲抽搐不停,酷似牵机,因而得名。铁花娘曾用此药将假俞放鹤之爪牙曹子英等三人毒死。(见古龙《名剑风流》)

剑芝

秉承宝剑灵气而生的一种灵芝,有它地方,地下必然理有非常名贵的宝剑。此植物结有果实,成熟后为朱红色,为无上珍品。上官伦以此果制成了太乙返魂丹,杜少彬服用后,立时功力大增。(见古龙《百灵城奇侠》)

迷阳散

九花娘秘制的强烈毒药,天下无药可解。服下之后,武功再高的人也会被药性迷乱本性,饮后一时片刻必当发情,再刚烈的汉子也难抵御。如果欲火在一时三刻之内没有尽情发泄,便会立时疯颠发狂而死。但一经发泄,药力又会趁机侵入骨髓,使真元消散武功全失。(见东方玉《北山惊龙》)

桃花瘴

山谷里千百树野生桃花因雨多潮湿,落花片片而蒸腾成的瘴气。吸了瘴气,侥幸不死也得大病一场。宇文虹霓曾中了桃花瘴气,脸色发灰,有气无力。这种瘴气远远看去,七彩斑斓,如平地涌起一片云霞,十分迷人。(见梁羽生,《龙凤宝钗缘》)

莴胄

据说是灵芝的一种。当一个处女死后,以棺木埋葬在有灵气的坟地内,如尸体经千年而不腐,则其棺木对人口处即生莴胄,传言是尸体口中喷出灵气而成。得之者用来炼丹,可除无数奇毒,尤为克制长生果的独门解药。(见秋梦痕《血旗镇山河》)

破血散

西藏喇嘛教密传的一种歹毒毒药。呈灰色,无味无嗅,能置于任何饮食之中,在丝毫无法察觉的情形下暗害他人。服下此毒,不出一个时辰,周身血液循环增至极限,血脉贲张,终至暴裂,面上七窍及全身的毛孔都会渗出失去光泽的血液,死前苦不堪言。喇嘛教以此药来惩罚违反教规的教中弟子。“双杵黑罗巾”偷来此药暗害醉疯仙牛大可。(见陈青云《如来八法》)

阎王藤

一种草药。这种藤蔓据说只有川滇交界的深山中才有,土人用来医治哮喘气逆,只须摘上一片叶子,含在口中,立可平复。根部性猛有毒,练武之人如果误服少许,即真气消散,功力全失,而且无药可解。施放此毒,会使人不知不觉中将数十年功务毁于一旦,是一种十分毒辣的使毒手段。(见东方玉《北山惊龙》)

豹胎易筋丸

神龙教主洪天通秘制毒药,约束教众的有效工具。据神龙岛医生陆高轩猜测,此药多半是以豹胎、鹿胎、紫河车、海狗肾等大补大发的珍奇药材制炼而成,药性显然是将人身特点反其道而行之。胖头陀和瘦头陀因没有定期得到解药,导致体形奇变,胖头陀变得奇高奇瘦,瘦头陀则变得奇矮奇胖。(见金庸《天龙八部》)

通天草

产于大理国无量山之中的一种药草,有清热解毒止痛之效。在灵鹫宫主人童姥所施毒药“生死符”发作时,服用此草可稍稍减轻一些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苦楚。为采此草,神家帮与无量剑帮结下仇端。(见金庸《天龙八部》)

黄仙露

异草。生于洞内,一尺来长,茎分二枝,一枝生一叶,每枝各结一粒小小的黄色果实。此果乃至刚至阳,是天地十种灵草相配所生,练武之人只要服一粒,可抵一甲子内功修为,并可将练武之人视为最难的任、督两脉自动打通。此果唯一缺点是,凡服此果之人,面色会变成腊黄,状似病夫。侠客罗俊峰即因服食此物,而被人称为病书生。(见陈青云《病书生》)

雪莲子

雪莲一过百年,就绝少开花。即使开花,也会在一个时辰内花凋子熟,十二时辰内无人摘取,莲子就会落下沉陷于冰雪之中,故非有极佳机遇不能得之。此物功效神奇,能解百毒,救死扶伤。神医陆天霖曾用一枚千年雪子救活东岳散人唐一民之女。(见卧龙生《铁笛神剑》)

雪魄精

剧毒,人吃了之后,时间不长便会全身冻僵而死。在死之前,这个人不但不会觉得寒冷,反会觉得如同被烈火焚烧一般。这种难受的感觉,若非亲历其境,别人是永远不会想到的。伪君子“江南大侠”江别鹤以雪魄精在四海春饭馆下毒,伤害大侠铁无双及三湘镖联和两河镖联的主人,幸被装扮成小厨子的江小鱼所救。(见古龙《绝代双骄》)

雪参冰果琼浆露

长白神尼精心炼制的稀世珍品。饮之少许不但可延年益寿返老还童,而且能打通任督二脉,增加二十年功力。蓝天鹏喝了一磁壶雪参冰果琼浆露,立即具有浑厚惊人的轻功和掌力。(见忆文《冷香谷》)

眼儿媚

江湖女魔头石观音精炼而成的一种迷药,它无色无味,撒出来犹如雪花。因为它要迷倒一个人,就像少女们抛媚眼一样容易,被迷倒的人则飘飘然,再也使不出半分力气。石观音之子“妙僧”无花金玉其外,却作恶多端,因此遭到侠盗楚留香的追杀。无花在楚留香逼近时猝然洒出了此药,迷药顺着风势迅速蔓延开来。但令无花无法想到的是,楚留香的鼻子有严重的疾病,已成为废物,并且他已经练成一种特别的内功,能用皮肤毛孔呼吸,所以,世上任何一种迷药都不会迷倒他。无花终于未能逃脱。(见古龙《楚留香传奇~大沙漠》)

麻死针

毒针。这种针会令人在最短时间之内全身麻痹,若十二个时辰之内没有解药,麻痹的人就会永远都麻痹下去,直至死亡为止。(见古龙《快刀浪子》)

银果

产于南海深处,实圆而白。据道教典籍记载:此物乃感地中火而生,三年结实,服之令人气力倍增,有返老还童之效。与芝宝、萍宝等同服,久之,可脱胎换骨,长生不老。明朝大臣于谦后代于志敏、于志强兄弟避难海南岛期间,在南海深处偶得,服食后遽增成倍功力。(见墨余生《大侠龙卷风》)

绿魔幽魂散

一种邪门异教罕见的药物,服下之后,不但全身肌肤、头发、指甲皆变惨绿之色,而且在两天之内,内力会比平时增加三倍。但事后却会大伤元气。(见古龙《快刀浪子》)

续命神膏

太行紫靴门中至宝,也是天下武林豪客梦寐以求的灵药,可以起死回生,无论是何门何派的刀创掌伤,只要还未完全断气,求得此药便可有救。“峨眉豹囊”兄弟被人暗伤,腰畔小腹中剑,曾说惟有续命神膏能救他们性命。(见古龙《失魂引》)

续命八丸

老头子为给女儿治病,化了十二年时光采集千年人参、伏苓、灵芝、鹿茸、首乌、灵脂、熊胆、三七、麝香种种珍贵之极的药物,九蒸九晒,制成八颗起死回生的药丸。却让祖千秋偷来混在酒中人令孤冲喝了,以至于老头子一怒之下要剖令狐冲之腹取回灵药。(见金庸《笑傲江湖》)

雄黄丸

穷家帮弟子对付毒蛇的灵药。雄黄,矿物名,也称鸡冠石,多数为橘红色,半透明,中医用为解毒、杀虫药,性温,味苦辛,外用治疥癣恶疮、蛇虫咬伤等症,内服微量痫、疮毒等症。(见诸葛青云《武林三凤》)

黑玉断续膏

西域少林逃徒苦工头陀所创金刚门的独门秘药。该门以大力金刚指断人肢骨,无药可治,仅此药可救。其药为清凉芬芳的黑色膏状,续骨疗伤功效如神。张无忌从赵敏处几经挫磨方取得此药,为武当派俞岱岩和殷梨亭治疗金刚指造成的骨伤。(见金庸《倚天屠龙记》)

寒鸦草

一种特殊的乌鸦王,经千万年吸收天地精英而变成的一种灵物。它能够变化奇形,成为一株普通的花草,使人无法得其真貌。此花草有起死回生之妙,练武之人食之能够增长功力。此草和地脉血宝、天方阴阳神珠同被视为天地三奇宝,不过此草的功用更为特殊广大。它长于括苍山一座奇峰的寒鸦谷内。(见陈青云《一剑三鹰》)

寒鸡散

梅二先生配制的一种毒药。无色无味,中毒后三个时辰内必死无疑。妙郎君花蜂把此药溶入酒中,使李寻欢中毒,抢走金丝甲。(见古龙《多情剑客无情剑》)

紫苏丹

红柳庄镇庄之宝,疗伤圣药,可以医治聋瞎之疾。史姥姥眼瞎耳聋后,得到紫苏丹,以赤色藤汁调和,点入两眼两耳之中,三天三夜后耳聪目明(见东方英《霹雳联珠》)

碧玉丹

四川唐门秘传的毒药,以几种珍稀药材炼制而成。服食后,过一顿饭的时光才会慢慢发作。如想运功将此毒逼出体外,却连指甲、头发都会变成绿色。其毒性之裂,连能解百毒的全真教辟毒丹也对它无可奈何。但它有一好处,和入酒中,可以使天下最劣的酒变成一流佳酿。(见东方玉《东方第一剑》)

碧灵丹

用天山雪莲炼制的解毒灵丹。此药不但可以解毒,而且还可以给人增长功力,助人以正克邪。毒手疯丐金世遗本来练的是属于邪派的内功,幸亏在走火入魔之时,一位武林高人以正宗内功救了他,并且给他服下了五粒。从此,不独消弭了走火入魔的迹象,而且觉得内功一天比一天精纯。(见梁羽生《云海玉弓缘》)

碧水青茗

雪山神翁殷古侗配制的饮料。是世间稀有珍物。碧水乃是北极万载玄冰所化,青茗则产于天山朝阳洞,禀天地至清之气而生,实为茶中之精。但是用量多少却是极大关键,用量稍多,饮用后加速血液运行,极易醉倒。另一奇闻在于,如将一种无色、无味、无毒性的药与之混合饮用后,两种无毒之物,马上相生相成,变成了奇绝天下的剧毒。武林中人饮后会散去一身真气。(见东方英《武林潮》)

雷火神针

一种治病古术。名虽叫针法,可并不是用金针,乃是用二十二味药物配合,用乌金纸将药卷成一支香,将穴道垫上五层红布,把这种香按在穴道上燃起。这种针法有起死回生之力。此术是淮阳派续命神医万柳堂的医疗秘术,由于要求极高,他人向来不敢轻用。(见郑证因《鹰爪王》)

猿含草

一种草本植物,生长于山中悬岩之上,有止血效应。猿猱之类攀岩走壁难免受伤,其伤势一旦严重时,常把这种草含在嘴里,有接骨生肌、续筋长皮之效。如果把此草合在方剂之中,再严重的内外伤都指日可愈,效验足以与少林寺的大还丹相提并论,因此一些武林高手,常常冒着生命危险,采之以绝崖之上。(见陈青云《浪子神鹰》)

辟毒丹

全真教祖师王重阳炼制的解毒神丹,能解天下一百种奇毒,唯独四川唐门秘传的碧玉丹解不了,故又名百一丹。楚玉祥以此丹化解江南诸门派领袖所中归心散之毒。(见东方玉《东方第一剑》)

辟谷丹

全真教炼制的神丹,一天一粒,即可一天不需饮食。这是全真教弟子深山采药时的必备之物,楚玉祥循环练习太素阴功和纯阳玄功,不能间断,祖老道便授以此丹。(见东方玉《东方第一剑》)

滴血穿肠

青风帮帮主毒纯阳特制毒药。外敷可以拔毒生肌,对任何剧毒均有灵效。内服则钻骨附胫,使通体酸软,真气散失。游龙子黄小龙受青风帮陷害,服下滴血穿肠。饶是他内功精湛,也只能维持三个月的生命。幸有喂养多年的金蛇晶晶为他度命,才免遭不幸。(见卧龙生《剑底游龙》)

翠袖护心丹

“黄山翠袖”的独门灵药。此药以72种灵药费时72天炼成,色泽碧绿,它不能解毒,主要用于御毒护心。无论谁中了何派毒物,只要服下一粒,那么他所中之毒虽然未解,却因毒不攻心,可保几年不死。西门一白中剧毒后即服凌影所赠护心丹,虽昏迷经年,仍余残生。(见古龙《失魂引》)

缩身药

天仙鬼人研制的一种药水。此药可将七尺之躯缩小成四寸小人。天仙鬼人服此药后将地狱门不传武功秘笈藏于一个小石洞中。钟振文服此药从小石洞钻入,得到武功秘笈。(见梁羽生《武林三绝》)

僵尸木魅散

剧毒之药,人食之,先是眼白变成惨碧色,里面泌出一滴鲜红的血珠,尔后眼角裂开,生命也随之结束。死后人体变得僵硬,全身的皮肤都干结如牛皮,一碰就会发出卟卟之声,酷似打鼓一般。一个无名老头,化装成京城巨匠泥人张,以一筒极厉害的机簧暗器,暴射近在咫尺、毫无防备的陆小凤,陆小凤手指神速弹出手里的泥人,恰巧迎上了暗器;“泥人张”一击不中,凌空掠出,但他体内药效发作,性命终未保住。毒散入血,人亦化为僵尸。(见古龙《陆小凤》)

鹤珠

解毒灵药。江湖中传说:千年鹤顶红为天下最毒之断肠药,但如果千年鹤机缘遇合得服灵芝仙草后,鹤顶红凝炼成珠,不但奇毒尽化,而且另具克毒神效。有一粒带在身边,毒物远避,万邪不侵。多事老人朱一吾把它送给古剑秋,以防备“至尊”的暗害。(见东方英《魔侠传》)

魔鬼花

又名阿修罗花。这是喜马拉雅山山顶生长的一种花,这种花所放出的香气能够令人筋酥骨软,最先被印度的苦行僧发现。梵文中“阿修罗”是恶魔之意。人嗅到这种花香后,便会失掉抵抗力,心神恍惚,如醉如痴。武林之人利用这种花去消弭对方武功。(见梁羽生著《云海玉弓缘》)

转载需知:本页内容为编辑员手工整理,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谢谢配合。
原创链接:http://xiaoshuosucai.wenxuesucai.com/webDet/6214760528.html